麻豆传媒好看的女演员集数

“唐王有令,杀!”

话落,也不管其他,力灌手中宝刀,凝聚百余米长恐怖刀芒,当空劈向高颎,连周围唐军也攘括在内……

“住手!”

“等等……”

刀芒刚起,唐王李渊和李孝恭、刘文静等反应较快,较为精明者,立刻高声喝止。

“尔敢……”

高颎和定彦平眉头大皱,早就忍耐颇久的裴元庆,却是震怒暴喝,踏前一步挡在高颎身前。

“杀!”

不顾李渊、李孝恭、刘文静等寥寥数人的喝止声,又有数位大修士高喝,并且出手。

一时间,威势惊人的刀芒剑气掌印等四五道强大攻击,齐齐轰向高颎等人,是大修士。

“阿弥陀佛!事已至此……”

白马寺新罗汉堂首座本慈禅师,满脸慈悲和无奈叹道,顿了下,迅速喝道:

古香佳人尽显东方风韵

“杀!”

话落,一掌拍出,凝出近百米大小的巨大佛掌,迎空拍落。

如果仅仅是本慈禅师,部出手者加起来,也才五六个大修士喊打喊杀,局面还能控制,裴元庆也挡得住。

但是,本慈禅师是白马寺罗汉堂首座,是此次白马寺一行僧众的领队者。

白马寺,是如今唐国两大顶尖江湖势力之一,只有少林寺可堪一比,其他江湖势力都弱上不只一筹,此次出动的大修士,自然也只有少林寺可堪一比,占据了近半大修士。

“玄空掌!”

“斩魔剑!”

“降魔杆!”

……

一时间,足有五六十个大修士,齐齐出手,势若狂风鄹雨,攻击如乌云层叠,完封死高颎等三人,也不是光凭银妖裴元庆挡得下来了!

“拼命三锤!”

裴元庆大惊,暴戾磅礴的气势爆发,手中八棱梅花亮银锤狂舞猛砸,每锤都是力夹万钧之力,凶猛沉重,卷动劲风如风暴咆哮。

“平天狂沙!”

原本还颇为冷静,认为裴元庆就能挡下四五道袭击的双枪王定彦平,脸色一变,迅速抽出所背双强,磅礴法力灌入,极速猛刺,漫天枪影弥漫,枪芒呼啸,势若大漠狂沙,猛烈且凌厉。

“天玄九卦!”

原本淡然冷静的高颎,双眼圆睁看向李渊,随后若有所思看向出手者。

可惜,时不待我,高颎没得选择,双手一张,引动天地之力,使得空间急剧颤抖,更有九枚古朴金钱出现,悬浮高颎周身,以极快速度旋转切割起来,连定彦平和裴元庆也包裹住,威可粉碎周围一切。

“轰、轰、轰……”

近六十位大修士齐攻,其中还有本慈禅师等炼神巅峰的存在。

连绵不绝的轰击声起,银锤风暴被击破,双枪狂沙被击散,金钱风暴被轰穿……

恐怖的力量和余波,轰得元气暴乱,飞沙走石,迷离人眼。

高颎等三人被当场轰飞,口喷鲜血,便是周围数百位唐军或唐国大修士,也是或死或伤,迎空跌飞,场面大乱。

“住手!”

“停手!”

李渊、李孝恭等人还在震怒不已高喝,也有不少人纷纷反应过来。但是,更多的人是随大流跟着出手,颇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。

“波罗密手(又称降魔风云手,罗汉堂专研。)”

飞沙走石,沙雾弥漫间,本慈禅师修为实力最高,悍然冲入,双手极速交替拍出,势若汪洋狂浪,一波紧随一波。

“嗯?!”

正要开口的高颎,被本慈禅师气势锁定,堵得无法且没时间开口,忽然反应过来……

四大佛寺之一,唐国最倚仗的江湖势力之一,白马寺,背叛唐国了!

否则以佛门的性子,不该如此激进,更没理由这么快出手,本慈禅师还直接锁定他,疯狂下杀手!

连白马寺如此势力也背叛了,唐国彻底完了,就算此次联合成功,面对离军,隋唐联军也凶多吉少啊!

罢了!

罢了!

“有钱能使鬼推磨,五鬼搬运!”(招式,并非呼喊)

恍然大悟后,高颎自知难以挽回,自己被本慈禅师和白马寺众僧盯上,也逃不了,一咬牙,九枚古钱以九宫方位悬浮半空,震动虚空……

凭着强横实力硬扛数十位大修士围攻的定彦平和裴元庆,刚身形一定,一股强大且带有空间波动的牵引力作用到身上。

这是来自玄相王高颎的力量,定彦平和裴元庆并未抵抗,瞬间如身不由己地被当空挪移……

“走!撤……”

“咔嚓、咔嚓……”

高颎只来得及狂呼二字,刚强行挪移定彦平和裴元庆的他,根本无力抵挡本慈禅师,炒豆般密集连绵的骨骼碎裂声起……

呼吸间,高颎不只被拍中多少下,每下都有碎金裂玉之威,瞬间浑身崩血,化为血人跌飞。

十数道白马寺大修士攻击落下,当空打爆……

大隋九天王之一,玄相王高颎。

陨落!

尸骨无存!

“高相……”

身形正化为虚无,处于挪移状态中的定彦平和裴元庆,齐齐双眼爆裂怒吼,只来得及看到高颎化为血人跌飞,又又被打爆化为血雾……

“轰、轰、轰……”

连续数十道轰鸣声起,又是数十道大修士攻击落下,却打在了空处,打得地面坑坑洼洼,沙石激射。

可惜……

目标已经消失,只剩下爆散近百米的血雾,还有无数碎肉、残骸!

“住手……”

唐王李渊怒火冲霄,声若雷霆暴喝,连五官都颇为扭曲狰狞。

可惜……

一切都晚了!

“阿弥陀佛!”

本慈禅师身若清风,进退极快,转眼返回原位,似乎什么也没做,更没移动过,满脸慈悲宣了个佛号,为名传古今的玄相王高颎……渡化亡魂!

目标都没了,暴动的近六十位大修士,自然停手,只剩下满地疮痍,还有遍地哀嚎的数百位被殃及者……

“放肆!尔等竟敢……”

唐王李渊气得满脸狰狞,怒视诸多大修士呵斥道。

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莽夫啊!

话未说完,却被李孝恭气势吞吐打断,又听李孝恭叹息秘密传音道:

“吾王!事已至此,责罚无益,更不宜追究,立刻整军迎战方是上策……”

“咚、咚、咚……”

李孝恭传音刚落,激烈急促的战鼓声,疯狂掠起,震动东都。

隋军震怒和救援,唐军……已经没别的选择了!

玄相王高颎,临死前是看穿了。

可惜,他没机会和时间揭穿……(。)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