芭乐app下载免费视频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素白色的袋子,其上雕龙刻凤,锦绣山河刺刻其上。

袋子不大,只有巴掌大小,可是虞七一眼便认出,这就是传说中的乾坤袋。

芥子须弥,纳大千世界于一袋之中。

不说其内的物资,就这袋子也是一件至宝。

在看那紫衣大汉,满脸的豪横之气,就差写着‘人傻’‘钱多’‘速来’几个标签了。

“小子,莫要多想,只是给袋之中的物资,那乾坤袋我还是要收回来的”子辛瞧着虞七,见对方一双眼睛落在自己的乾坤带上,不由得心中一突,连忙道了一句。

乾坤袋这般宝物,就算是对他来说,也是少见的宝物。

虞七一双眼睛看着对方,拿着乾坤袋,许久不语。

“阁下如此豪爽,必然是有所诉求。若有所求,不妨尽管道来,我能办到的,绝不推脱”虞七根本之气没入乾坤袋,袋子内的景象实在是叫人心惊。

千年老药,修炼用的玉石、珍珠,乃至于地乳、玉髓这等奇珍之物,也有不少。

“老夫富有无穷财物,就是想要和阁下交个朋友,仅此而已!”子辛看着虞七:“我这袋子内,有一件奇物,乃是上古大椿树的种子,内蕴无尽造化,可助人洗髓伐毛、脱胎换骨,亦或者增补底蕴,断肢重生。此宝最为珍贵,可惜种子陷入了沉寂。若能寻来真水,令此种子生根发芽,日后必然会有大造化。我这袋子内的物资,足够超凡入圣,未来如何走,就要看自己了。”

贪吃的青春无敌美少女

虞七看着那堆积成山的物资,不由得心头一沉,无数念头在心中闪烁。

“此时必然觉得,想要推拒了我的好处,是也不是?觉得我莫名而来,必然有所诉求,是也不是?”子辛面带笑意的看着虞七。

“不错,这宝物我不能收”虞七瞳孔一缩,这宝物都够自己完成天罡变前七重天修炼的了。

太过于珍贵!

“哈哈哈,我当真是与交个朋友,莫要多想!”子辛笑着拍了拍虞七肩膀:“且去找个地方,妥善的将物资安置妥当,明日我再来寻。”

说完话,紫衣大汉转身离去,留下虞七坐在山巅,持着乾坤袋许久不语。

乾坤袋内蕴无尽虚空,可装载天地乾坤万物。这般宝物就如此放在虞七身上,对方也不担心,而是直接转身离去,虞七心中岂能不惊?

这气魄、心胸,当真是非常人能及。

在看那乾坤袋中,堆积如山的物资,就算比之脚下的三清山,也绝不逞多让。

物资实在是太多,多的叫人有些心惊。

“就算是道门圣人留下来的洞天,与这些物资比起来,怕也不过是沧海一栗吧?对方是什么人?为什么给我这般好处?”虞七看着那紫衣男子的背影,眸子里露出一抹沉思。

这等不明不白的恩惠,任谁拿着都会觉得烧手。

“可是我实在无法拒绝,修行天罡变所消耗的物资,乃是前面的几十倍、几百倍、几千倍、几万倍,越到后面修行所消耗的物资便越多。这般庞大的物资在我面前,不论对方有何居心,我都无法抗拒!”虞七心头一动,乾坤袋内所有物资尽数落在了其洞天世界内。

然后手掌伸出,一个檀香盒子,落在了其手中。

缓缓打开那檀香盒子,细软黄布上,一颗翠绿色犹若是玉石般的种子,静静的躺在其上。

“这就是上古大椿树的种子吗?”虞七看着那翠绿犹若玉石般的种子,眸子里露出一抹凝重。

“大王,那可是我大商一半的国库啊!”走入山下,费仲不可思议的看着子辛。

他实在想不明白,那个干瘦的小子,究竟有什么超长之处,竟然值得人王用大商千年累积的一半去拉拢。

大商王室占据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中土,所有最好的物资,皆在大商国库之中,那一半物资,等于人族九州千年来一半的累积。

千年的造化、底蕴!

就算见神武者,也不配如此拉拢!

万分之一,都足以叫见神武者跪地,为大商拼死效力。

能被大商收入国库中的,任何一样都是天地奇珍,拿在外面都是打破头的存在。

子辛摇了摇头,没有说话,他能和费仲说,虞七的重要性吗?

再者说,今日一观,他竟然看不破眼前那小子的底细。这说什么?以他如今的修为,碰到这种情况,简直是不可思议。

他,当之无愧九州最强者!

没有之一。

“物资终究是死物,唯有配给天才,物资才能发挥出最大效用,才能转化为实力。否则,堆积在大商国库中,底蕴永远都只是底蕴,只会便宜了西岐。”子辛摇了摇头:“来之前他也曾想,拿出一两件天地奇珍用来拉拢,可是在见到虞七的那一刻,来之前的所有想法尽数被其打消。祖窍中的昆仑镜无时不刻的在告诉他,眼前的青年究竟有多么不凡。”

“他如今已经见神,一两件天地奇珍,不过是小恩小惠罢了,不值一提。既然已经决定拉拢,又岂能小家子气?”子辛摇了摇头:“就算失败,也没什么。那些物质,堆积在内库之中也是浪费。”

以为那些物资是什么人都能用的?

用物资堆积高手?

想的倒是美!

高手从来都不是物资能堆积起来的,物资只不过是高手的一条捷径罢了。

没有天资出众的青年俊杰,那府库中的物资用在庸俗之辈的身上,再多的物质也绝不够挥霍的。

在一个平庸之辈的身上,就算将物资都砸下去,也砸不出一个高手。

用物资堆积出一千个寻常高手,也比不上一个真正登临绝顶的大高手!

修行之路,越到后面,差距也就会越大。

子辛倒是想要将那些物资用掉,可是遍数大商朝歌,却没有一人值得其用物资疯狂去砸、去堆积。

宝剑配英雄!好的物资,也要配上天骄才行。

“定数被打破了,未来一切皆有可能!未来,只有对不起我大商天子,却无我大商天子对不住!”子辛心中念头转动,然后一双眼睛看向费仲:“费仲。”

“臣在”费仲闻言连忙转身,然后目光与子辛对视,刹那间双目为子辛眸子里的白光所摄,神情陷入了呆滞。

弹指之间,子辛收回目光,然后撂下帘子,静静的端坐在马车内。

此时费仲回过神来,一双眼睛看着眼前的三清山,不由得精神恍惚,然后连忙对着马车躬身一礼:“大王,三清山到了。”

“不必了,打马回去,本王心中没有了雅致”马车内子辛手中把玩着一把石镜:“昆仑镜果然奇特,竟然将费仲的那一段时空彻底抹去,当真是玄妙莫测。”

费仲闻言一愣,虽然觉得奇怪,但却也不敢多问,牵着马车转身离去。

“来的还是有些晚了,他已经成了气候,小恩小惠再难打动,这么多的物资,只希望还能起到一些作用”子辛叹了一口气,慢慢收回昆仑镜。

山巅

虞七看着手中绿色的种子,他若是知晓子辛心中所想,必然会大加称赞:“来的不晚!一点都不晚!简直堪称是及时雨。这么多物资,足够他七转之用。有了七转的实力,就算对方有什么阴谋诡计、算计,他都能轻松抗下。”

“恩情有些难还,不过上京城卧虎藏龙,提升实力才是重要的。没道理这么多物资送上门来,我还推出去。对方有什么算计,那是以后的事情,眼下我的修行才最重要!”虞七抚摸着那大椿树种子:“上古奇木大椿树,八千年为一春、八千年为一夏、八千年为一秋后,又八千年为亦冬!其内有长生之气,得之可延年益寿。其叶子能生死人肉白骨,其果实可延寿八百年!”

虞七抚摸着手中的种子,露出一抹思索,思索着关于传说中大椿树的传说。

然而,他贫瘠的脑海中,仅仅有这么一点的信息。

只是不知何时,天地间大椿树已经消失,成为了绝响。那当年的上古神物,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。

“若是将大椿树栽种的息壤内……”虞七眸子一动,目光里露出一抹思索。

“不过,之前那人说,大椿树种子已经沉寂,只能当成宝物炼化,增强底蕴延年益寿,若是想要将大椿树的种子孵化出来,必须要传说中的先天神水才行!”虞七把玩着大椿树,只见大椿树种子内似乎蕴含着一个晶莹剔透的世界,世界内有无穷寰宇闪烁流淌,其内一道道先天符文流转不休。

“不管那么多,先天息壤也是先天之物,且先将大椿树的种子种下,万一能生根发芽,那岂不是赚大了?若是没有生根发芽,我在将其炼化增强底蕴,到也不亏!”虞七心中念动,元神裹挟着种子,已经来到了符印内,然后瞧着那已经化作百丈方圆的息壤,其上耀耀生辉的葫芦藤,找了个角落,将种子埋了下去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