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手成app黄

夜晚的景色很美。

轻风吹拂。

有丝丝凉意。

公园里。

林凡跟慕青并肩而走,老张他们跟随在后面,相隔一段距离。

“老张,我最近学会一个词。”人参骑在邪物公鸡身上,轻风吹来时,身后的披风飘荡着,很像是大将军出行似的。

老张道:“什么?”

人参悠哉道:“电灯泡。”

说到这里时,老张指着路边的灯,“说的是这个吗?”

“是的。”人参说道,该懂的都懂。

老张撇着嘴,毫不在意道:“也没有什么嘛,很寻常的灯泡。”

邪物公鸡都想一爪子将老张摁在地上,刨开他的脑袋,看看这昏迷的小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,都是浆糊嘛。

阳光美女休闲出行清新又养眼图片

此情此景,在人参的视线里,林凡跟慕青就像他前任主人似的,恩爱的两人经常这样月下散步,而他屁颠的跟随在后面,静静的看着,不想充当电灯泡的他,因为本身太遭人惦记,不敢离的太远。

此时,很安静。

慕青想让林凡先开口,一男一女走在公园里,感觉很奇怪,偷偷的撇着头,偷看林凡一眼,发现对方的嘴角一直带着淡淡的笑容,月光照射在脸上,显得很明亮。

“能跟我说说慕青吗?”慕青问道。

她想很久,自认为没有跟林凡有过任何交集,曾经从未见过,但对方一口咬定自己是他的老婆,只有一种可能性,他曾经遇到一位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。

用情太深。

难以忘怀。

虽说被一位星空大族都畏惧的男人围绕着的感觉很不错。

但不能自私。

是就是? 不是就不是。

“嗯?”林凡惊讶的看着老婆,老婆不会是脑袋出现问题了吧,怎么会问出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呢。

慕青抬头微笑着? 笑的很好看? “我想听从嘴里说出来的慕青。”

“好啊。”林凡笑的很灿烂? 老婆想听在我心里的她嘛,一定要好好的讲,而且必须要好好的夸赞老婆。

“我老婆慕青很厉害的? 而我却很笨? 那时的我一直被人称呼为痴傻少爷,而我老婆是武道圣地的圣女,很好看? 很厉害? 我想找她要件东西? 但她却要我娶她当老婆? 最后我同意了? 刚开始我很反感? 但后来我感觉很开心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慕青安静的聆听着,林凡说的很缓慢,很平静,没有那些什么狗血的剧情,也没有矛盾? 从开始到后面? 只能感受到温馨? 满满的狗粮。

她观察着林凡的表情。

很幸福。

很满足。

不像是编出来的? 就好像真的发生了一样,只是林凡说到最后……死了?

慕青有点惊愣,按照林凡这样说的话? 那是过去很久很久,白头偕老到永久,这时间是对不上的。

许久后。

“我说完了。”林凡面对着慕青,微笑道:“我从来没有忘记我们之间的点点滴滴,是不是很棒。”

说实话,慕青相信林凡说的,但也不相信他说的。

可是讲的经历是任何一位渴望爱情的女人最希望发生的。

慕青心里陡然冒出一种想法。

他的确很好。

不如就假装是吧,以后肯定会幸福。

刚有这想法,就被慕青抛却脑后。

不行。

怎么能这样欺骗对方。

“林凡……”慕青停下脚步,目光对视着林凡的眼睛,而林凡也停下脚步,微笑着,跟慕青的眼睛对视着,好像是在期待着。

“我真的不是日思夜想的老婆,我的确叫慕青,但也说了,们是白头偕老,而我现在很年轻,怎么可能是呢,对吧。”

林凡摇着头,抓起慕青的手腕,指着印记道:“这是我咬的,星空教授说过,宇宙是神秘的,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,但却不知道发生的原因是什么。”

慕青低头,看着手腕,的确,就算她都不知道这印记是从何而来,记不起来,没有这方面的记忆。

“不可能。”她还是不相信。

遇到此事的慕青,拿出女士烟。

“不要抽烟,不好。”

慕青收回烟,低头想着什么。

而就在此时。

林凡捧着她的脸,低着头,脸埋在她的脖间,“的味道我不会忘记,不管过去多久,我都永远记得。”

慕青猛地一颤,身体很僵硬。

对她而言,林凡的动作很有侵略性。

“我……”慕青很想反驳林凡说的话,可是她却不知说些什么。

林凡面对面看着慕青,手指放在她的唇上,嘘一声,随后直接亲吻下去,路边的路灯照着两人,光束像是婚礼的现场,周围一切黯淡无光,只有这里才是最重要的焦点。

老张他们站在不远处看着。

就像宾客祝贺着。

如果郝院长看到这一幕,绝对会惊呼着。

卧槽!

这是医学史上的奇迹,到底是哪个王八蛋给林凡看小黄片,竟然搞得他连这都懂,还如此有情调,该死……我要聘请为青山精神病院的首席情感师,月薪提,我郝仁也要跟学习。

人参抬起触须,遮盖着老张跟邪物公鸡的眼睛,“这不是小屁孩看的,都别看,我看就行。”

人参入神的看着,微微抽泣着,眼前的一幕让他想到前任主人,也许这样肆无忌惮的在他面前亲吻。

但……

片刻后。

两人分开,林凡跟慕青齐齐的看向人参他们这边。

就是这样的姿势,这样的表情。

对于人参来说,仿佛回想起以前的一幕似的,那时也是这样,两位前任主人就是这样的。

“哇!”

顿时,人参就跟人类孩童似的,哗啦啦的大哭起来,眼泪左右溅射。

“我想她们。”

人参嗷嗷大哭着。

邪物公鸡猛地一惊,看到人参爆发出来的泪水,就跟看到稀世珍宝似的,甭管三七二十一,甩动着鸡舌,接着落下的泪水。

参哥,哭慢点。

给我这邪物英雄一点机会。

只是姿势不对,接的很少,邪物公鸡想了想,富贵险中求,不能坐以待毙,直接撅着鸡屁股,将人参从后背甩下来,随后猛的回头,想用舌头舔着人参的脸,直接从源头接取。

“好烦。”人参挥动着触须,一鞭将邪物公鸡抽倒在地。

邪物公鸡安静的躺在那里,鸡脸上有条鞭痕,鸡泪缓缓的从眼角落下,原本充满期待的眼神,逐渐显得绝望。

“就算这样浪费,都不给我舔,我……”

他绝望。

身为邪物英雄的他,卧底在人类身边,真的好累,好危险,不仅被人类羞辱,还被这人参殴打,这辈子就如此绝望嘛。

林凡笑着。

慕青呆懵的很。

“我送回去吧。”林凡说道。

慕青嘤嘤道:“嗯。”

今晚对慕青来说,冲击有点大,她总感觉自己一直处在被动的状态中,就仿佛所有事情都由对方牵头,而她没有一丝的主动。

酒店。

“晚安。”林凡挥手。

“晚安。”慕青说完,就匆匆的走进店内,她现在的脑袋很混乱,一直理不清头绪,很乱,真的很乱,需要好好的休息,好好的想。

林凡看着慕青消失在视线中。

“老张,我们回去吧。”

老张好奇问道:“林凡,刚刚亲的时候是什么感觉?”

“还好。”林凡说道。

老张羡慕道:“我也好想感受下。”

林凡微笑道:“那就需要遇到一位愿意跟亲的人,这是不能勉强别人的,如果勉强别人的话,就是一件错误的事情。”

“哦,我知道了,以后我会询问对方的。”老张将林凡的话记在心里。

回去的路上。

人参的触须轻轻摸着邪物公鸡的脑袋,“鸡弟,刚刚抽的痛吗?”

邪物公鸡想跟人参拼命,就是拼不过,心里难受的很。

“咕咕!”

“哦,不痛啊,那就好。”

邪物公鸡口吐芬芳,特娘的不会看我脸上的鞭痕吗?

红彤彤的。

黑紫紫的。

现在半边脸都已经麻了,还问我痛不痛,竟然还说我不痛,简直就不是人,对……的确不是人,连人都不是,可恶啊。

邪物公鸡闷闷不乐。

心情糟糕的很。

夜晚的时候。

林凡将他们送回去,在老张熟睡后,他离开住所,一跃而起,消失在远方,再次出现的时候,则是出现在慕青所在的酒店下面。

一跃而起。

跳跃到窗外延伸出来的墙板上,坐在那里,透过窗户看着里面,屋内有着微光,脸上露出微笑,晃动着双脚,抬头看着天空,点点星光闪烁着。

屋内的慕青背靠着床,沉默思考着。

她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情。

渐渐的。

慕青想到很多事情,掀起被子,蒙着脑袋。

“也许……他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“不行,怎么能这样想。”

“但好像感觉还不错。”

曾经被暗影会控制,只感觉很累,就像一颗棋子似的,蛰伏在自己的地盘,当被动用的时候,没有任何反抗能力。

而林凡就是那位将棋盘掀翻。

扬言……

我不想们下这盘棋,就没人敢下。

对别人来说,林凡是精神病患者,脑袋有问题,但在慕青看来,有的时候给他的感觉,真得很有男子气概,那种被保护的感觉,很让人有安全感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