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无限看下载链接下载

擒贼擒王,谭飞当然清楚这个道理,何况脱欢还是蒙元前朝大汗忽必烈的幼子,现下大汗的兄弟,镇抚江南多年的镇南王。将这么一个大人物生擒活捉其中是何等意义不言自明,不仅在小皇帝的执政生涯中会添上浓重的一笔,还要留名于青史。即便排出其个人因素,对于曾被灭国的大宋也具有显著现实意义,可以提振士气,增强朝野上下的信心,尤其是可以堵住那些一直对北伐持反对意见的朝臣的嘴,改变朝中的风向。

“陛下,属下这就率军将其截回,若是不能提头来见!”谭飞肃然道。

“切,穷寇莫追的道理都不懂吗?其的脑袋还不比你的有用,朕不会做赔本买卖的!”赵昺回头瞪了谭飞一眼,转而又道,“塞翁失马焉知非福,其实跑个脱欢对我们来说倒也无关大局,不过对蒙元朝廷却不一定是好事,谁又知道会有什么变数。但是朕警告你,刚才发生之事,你们都给朕烂到肚子里,否则……哼哼!”

“是……属下明白!”谭飞听罢怔了一下,可仍习惯性的答道,可马上就明白了陛下所言之意。也就是说,刚刚自己命众侍卫强行控制其,他不会追究,也不会放在心上,就到此为止。但是他不追究,不等于别人听闻后会借机生事,所以要管住自己的嘴,不要胡说八道自惹麻烦。

“嗯!”赵昺点点头,将注意力又放在了战场上。

战局的变化很快,增援的部队很快赶到,配合亲卫团封堵缺口。好在突破口狭窄,突围的敌军蜂拥而至,争先恐后的都想从中冲出,不免相互冲撞,甚至自相残杀,只为能先一步突出去。而军官的命令已经无人听从,尤其是眼见脱欢先一步逃了出去,导致群龙无首,无心恋战,使得部队处于失控的状态。不过突围出去的脱欢却没有回头的意思,一脱困便向北逃去,接应其的残兵也随之而去。

如此一来,亲卫团的压力顿减,消除了腹背受敌、两面作战的困境,集中火力对圈内的敌军猛轰。而关泓也调集炮兵对敌军展开无差别的轰击,夺取城墙的宋军也居高临下的向城下的敌兵射击,将敌兵突围的势头扼制住了,亲卫团也趁机将缺口堵住了。

“降者不杀!”

“降者不杀!”……

出口再次被封堵,敌军残敌在炮火的轰击下四散奔逃,可这时却发现宋军结阵从西、南两个方向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压了上来,而向东回城的道路早就被封死,城墙上宋军大小将旗迎风招展。而此刻可能担心误伤友军,炮火渐稀,望着不断逼近的宋军,包围圈也越来越小,他们又被压迫着聚集在一起,听着宋军高呼着降者不杀的呼号,不禁陷入茫然,不知道各自想着什么。

大局已定,赵昺长舒口气。他清楚按照当下这个时代的评估标准,当部队折损十分之一时,尚有一战之力;伤亡达到二成时,便失去了进攻能力;损失达到三成时,就已然到了崩溃的边缘。当然这是对一般军队的标准,而蒙元军队军纪严苛,组织严密,即便现下与初期不可同日而言,战斗力有所降低。可在重重包围下,还是展现了他们的战力。但是现在城池失守,突围失败,伤亡过半的情况下士气已经降到了极点。

“呵呵,脱欢这回亏大了,老本都扔在城下了!”赵昺心情好了些,以马鞭指着场中的散在各处的驮马道,不用问这肯定是脱欢准备带走的家底,可亡命之下却顾不上了,都扔在了这里。此刻战斗稍歇,那些活着驮马也聚集在一角,却无人问津了。

浴室美女浴缸铺满花瓣出水芙蓉清纯美照

“陛下,脱欢这厮在扬州不过三年的时间,却积累了如此多的财物,可见民生之困苦啊!”谭飞也看看附和道。

“不知其中有什么好东西,价值几何啊!”赵昺却没有接茬,而是摸着下巴眼冒绿光地道。

“陛下……”

“这么看着朕干嘛?”赵昺听谭飞的话音不对,扭脸看看其脸上满是疑惑的样子笑骂道,“你可知此次大战,我朝动员了近十万大军,夫役基本相当,围城两个月才让玉昔帖木儿入毂,花费都是以百万贯计。而接下来兵进两淮,花费更是流水似的。从他们身上找补点儿有何不可?再说朕离京也有数月,三位后妃皆是身怀六甲,太后还要操心国事,朕不该挑几件东西送回去,表表心意吗?”

“呵呵……应该、应该!”谭飞怔了下笑着道。

“看你小子这时什么表情,皮笑肉不笑的,心中定然是在腹诽朕!”赵昺上下打量了其两眼恨恨地道,“老子虽然是皇帝,却也是人,有妻儿老小,儿女情长。从未想当什么劳什子圣王,学什么三过家门而不入,也希望过着安稳的小日子,而非追求什么名垂千古,青史留名!”

“陛下为国为民辛苦了!”谭飞被叫破了心中所想,面色不免尴尬,施了一礼道。不过却没有了刚才所想,而是猛然想起陛下今年才不过十五岁,但是大家却往往忽视了其只是个少年的事实,其本应正是无忧无虑的时候,可是却挑起了复国的重任,管理着偌大的国家,领兵东征西讨。

“陛下,城下敌军内讧,擒了脱欢长子老章和次子脱不花请降。如何处置,还请陛下示下!”说话间,三师都统关泓匆匆来见,向上施礼道。

赵昺很快从其口中得知了刚才发生的事情,被围的蒙元残兵眼见突围无望,也无心再战。而在营救脱欢脱困之时,冲入包围圈的老章因为战马被击毙而坠马受伤,当他寻马再战时已经出不去了。负责押送驮队和断后的脱不花因为驮队行动迟缓,也未能成功突围,也困在其中。

哥儿俩仍然想整兵再战,此时却发生了分裂。与他们突围的重骑兵本是由拔都、都哥等残部收编而成的,主官皆换成了怯薛担任,已然让他们心生不满,只是不敢发作。在突围中,他们作为先锋损失极为惨重,已然无力再战。

但是老章不愿束手就缚,要死战到底,见重骑不遵将领,便斩杀了数人想要立威。而怯薛中的那些作为质子汉侯子弟平日脏活累活他们干,打仗当炮灰,升官发财却没份儿,也起了异心。两拨人这下想到了一块,一同发作斩杀了老章和脱不花的亲信,把两人绑了献降。

“好,跑了老的抓住两个小的也不错!”赵昺点点头,沉吟片刻又道,“你们将降兵收缴武器后,速速押送到大营关押,伤者予以医治,不要虐待。两位俘获的王子要分开关押,好生照顾,来日还有大用。”

“是,陛下!”关泓施礼领命,想想又往前凑了凑道,“陛下,战场之上遗留财物甚多,想那些降兵身上也少不了,能否搜身?”

“国法如炉,军阀如铁。你有几个脑袋够砍,居然还敢来蛊惑于朕!”赵昺听罢却突然翻脸道。

自组建帅府军以来,战场缴获一律归公,统一分配。且定下了不准随意杀俘、虐俘的纪律,对于普通战俘一般也不准掠取其身上的财物。而此战三师承担着防敌突围的任务,本来只是辅助任务,没想到却中了彩,一番激战之下造成了伤亡。其的意思也就很明白,议功肯定不比攻城的一师,走了脱欢肯定还要受到责罚。可为了能安抚军心,就想从缴获中多分配一些,或是私藏点儿。

此前攻城,为了能迅速破城,赵昺有意对使用武器的力度有所放松,但是这些将领们便以为有隙可乘,想从中落些好处。从提振士气和维护自己团体的方面来讲,施些小恩小惠这无可厚非,可他知道这个恶例不能开。否则他们便会将此视为惯例,口子也就越开越大,直至不可收拾。而私藏缴获也会引发贪污受贿、因争夺财物而引发的内部争斗、杀良冒功等等问题。

“陛下,末将定谨遵圣命,严守军纪。”小皇帝声音虽然不高,但是在关泓听来不易于五雷轰顶,直感到脖子发凉,冷汗直流,急忙施礼道。

“收了这些小心思,做好自己的事情。论功行赏,朕不会亏待你们的!”赵昺面色稍缓道,而言语中又不乏警告。

“是,末将必牢记陛下教诲!”关泓也立正敬礼肃然道。

功夫不大,一军都统陈凤林也匆匆赶来,禀告陛下城池已破。一师从北城进入,先行抢占了城墙,控制了制高点。然后打开南、北二门,接应二师和陆战旅入城。各部入城后,以炮火开路,沿着城中大街向前推进,控制主要通路、桥梁和制高点。

而敌军在城破之后,又闻知脱欢从东门逃走,士气低落,稍加抵抗就纷纷退去。主力由马绍和脱欢五子蛮子率领退到扬州府衙和镇南王府之中据守,现下我军边清剿残兵,边向两处据点推进。陈凤林以为此两处据点处于住宅集中之处,或是仓廪重地,若是以火炮轰击,难免会殃及百姓……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